创业是最好的公益,投资是最好的教育

       人生际遇无常,绝难规划,但冥冥中自有草蛇灰线在,又无疑也。

       以我个人为例。高考时想读法律,却被调剂到新闻;毕业时想读社会学、做老师,但没考上研究生,为了谋生只好去做记者;干了几年财经记者,因为“看过猪跑”,被谋求战略转型及资本化的媒体集团调到投资部门,随后到上市公司管战略投资,又和几位老大哥一起创立合鲸资本。屈指算来,入行已近10年。

       于是在毕业十周年聚会时,我这个当年最想做老师的人,却偏偏入了“铜臭气”最浓的投资行,和钱打起交道,有同学就批评我做了新闻的“逃兵”。而另一位资质绝佳、可望成为商业精英的同学,已经在剑桥读了经济学硕士,反倒又念了艺术史博士,到学校里执了教鞭!

       不过,昨天晚上到Founder(方糖)创业社区,和创业者们交流内容创业的话题,他们一口一个“霍老师”,又让我恍惚进入了做老师的情景。莫非,通过做投资,我也可以实现自己的老师梦、教育梦?

       很快有诤友跳出来:好为人师,是大病,得治!且慢。作为一个曾立志于教育的人,对教育当然会有自己的思考。好,让我们先批一下古人。

       韩愈在《师说》里说:师者,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。错!这种传统的老师观,是基于两个错误的假设:其一,世界的知识是恒定的;其二,老师已充分掌握了这些恒定的知识,从而和学生形成不平等的关系,双方的是“输出-接受”的单向交互模型。这,大概就是几千年来中国绝少创新的重要原因吧。

       苏格拉底就比较牛。他从不灌输,只提问,问到学生无话可说,自己闭关琢磨,再来推销自己的研究成果。如此持之以恒,必然大进,而且是双方共同拓展了知识的边界,善莫大焉。这样,师生之间是“提问-启发”的双向交互模型,莫非这也为西方持续的活力与创新埋下了一条线索?

       所以,我心目中理想的老师,并非学生的“领路人”,而是“共同探索者”。一如我心目中理想的家长,并非孩子的“监护者”,而是“人生伙伴”。

       那么,回到投资。投资人和教育有个毛关系?他们不就是一群门口的野蛮人,等在尸体旁边等着吃腐肉的秃鹫吗?这种对并购基金的偏见,改日另文破除。但就创业投资而言,投资人和创业者,还真的是一种“共同探索未知疆界”的伙伴关系。

       首先,投资人最关注的是创业者本身,一如老师都想找到最好的学生。现在随便一个聪明人,都能写出100个符合商业逻辑的商业计划书,但谁能把其中的一个执行出来?那就千里挑一,甚至万里挑一了,这就是创始人的价值。想知道投资人遇到NB创业者的感受?可以想象一下面对段誉时的南海鳄神。

       其次,投资人和创始人一样,都要共同面对巨大的未知,就像在宇宙无尽的奥秘面前,老师与学生同样无知一样。投资者绝非先知,也不比创业者聪明,在每一个具体的创业领域,创业者都比投资人专业,投资人能做的,只是把他参与其他大量创业项目中经历的、看到的血泪,一样样讲给创业者听,仅此而已。就像一位我尊敬的VC前辈,说自己是聋子、瞎子,不是运气好遇到了好的创业者和项目而已。这里固然有过谦成分,但对未知怀抱敬畏之心,不正是一名师者应有的德行吗?

       第三,在商业准则和公司治理原则面前,投资人和创业者是平等的,一如在真理面前,老师和学生是平等的。投资者作为公司股东、董事,参与公司治理,扮演好自己的角色,协助创业者拓宽商业视界,演练成熟的公司治理,形成自己的商业体系,不是教练,而是陪练。

       经过我的一番口舌,或许有朋友已经勉强接受把(某种方式的)创业投资视作类似教育的行为。但是,为什么偏偏“投资是最好的教育”?这就要回到前一句:“创业是最好的公益”。为什么?因为创业太难,创业成功社会贡献太大。

       首先,任何一项创业,理论上都是不会发生的。因为就在创业的当时,社会上所有的需求,都在当时的社会条件下得到了充分的满足。也就是说,这个社会的供求在每一个当下都是平衡的,就像iPhone出现之前的手机,Nokia们已经把功能机做得相当好了。所以,任何一项创业,都是在完成一项“不可能完成的任务”。它必须从边缘出发,必须创新,还不能创新太过,它必然面临旧势力的抵抗甚至围剿,为打破平衡付出代价,就像Uber所经受的一切。

       其次,在中国,创业尤其艰难,因为这个社会总体上并不鼓励创新,也不鼓励市场经济交换规则,不管官媒怎么宣导,它实际鼓励的是依托权力的“收费站”模式。因此,创业者必须面临高额的税负(中金认为,中国企业的实际税负高达收入的47%!),种种繁琐的行政审批手续,市场准入对民企的歧视,乃至舆论传统上“无商不奸”的道德贬低……说多了全是泪。

       第三,创业项目的死亡率非常高,只有那些天时、地利、人和兼具的项目,才有机会取得广泛知晓的成功。一个创业者,必须每一步都作出了正确的选择,才会走到最后,但任何一个环节掉链子,都可能万劫不复。

       所以,在这种超级HARD模式下,还选择出来创业的人,是不是值得尊敬?一个成功的创业者,一定是为他人提供了创新、优质的产品和服务,给社会带来了大量就业,给政府缴纳了不少税收,给他的供应商带来订单,给银行带来利息,给股东带来分红……这样给社会总效用带来的优化,何止一点点?创业不是公益是什么?

       不仅如此,和常规公益项目相比,创业的优势在于:这样的”公益事业”是盈利的,因此可以持续进行下去;而成功创业者获得的巨大财富,又激励其他人投入新的创业,所以创业可以说是人类所发明的最好的“公益”形式。最最关键的一点:一旦创业失败,创业者自己承担损失,国家不会救市,只有我们这样的创业投资人跟着一起扛。

       有任何好的想法或项目,请发邮件至:huozy@whalescapital.com.cn,或者在后台留言,我们会及时和您联系。

       (本文题图及插图均为电影《死亡诗社》剧照,图片来自网络)

© 2016 Whale Capital 版权所有,沪ICP备17029891号-1 沪公网安备 11010102001402号